好多坑。也许填好几年。会不断修细节。
 
 

隐藏剧情之头痛(1)

(本段剧情接双毒在Country Club撕完后)

 

“牌打得不错。”

回家的路上,明楼夸了明台一句。

明台没敢接话茬。

直觉告诉他,今晚的牌局绝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,大哥和老师一定有很多事瞒着自己。他不确定今晚这局牌该不该赢,或者说,他不知道大哥这句夸奖背后有多少是算计。

明台倒不是怀疑大哥要算计自己。他相信无论什么时候,大哥都会护着自己,像家人一样保护自己,但是他也知道军统私下流传着一句话:毒蛇咬一口,不死扒层皮——自从知道明楼就是“毒蛇”,他立刻就信了这句话的真实性。

明台担心的是大哥要算计王天风。他们两个看起来怎么都不像是能和睦相处的样子。

进了家门,明楼将脱掉的大衣交给阿诚,对明台说:“早点睡吧,明天还有很多事。”

“是。大哥晚安。阿诚哥晚安。”

明台向他们道了晚安,上楼去了。

明楼看着他的背影,知道明台注定今夜无眠。但那是他必须承受的。既然选择了这条路,就必然要付出代价。明楼微微侧头,和阿诚的视线不期而遇,那里面盛满了同样的忧虑。但是明楼什么也没说,打开书房的门。

 

头一直在痛。

明楼坐在沙发上,浑身脱力,甚至连外套都不想换。

今天在Country Club他说想被出卖的那番话并不是做戏给王天风看。最近他压力太大,头痛发作的时间越来越长,日日夜夜,每分每秒都在摧残着他的神经。他从阿诚的眼神里也知道自己的状态不好。但是在阿诚面前他不想掩饰,也只有在阿诚面前才用不着掩饰。

他的悲伤、喜悦、痛苦、愤怒、忧烦,一切一切的情绪阿诚全都知道。比镜子里的那个自己还要清楚。

阿诚悄无声息地开门进来,看到明楼以手扶额,知道是头痛又发作了,赶紧找出阿司匹林,又倒了一杯温水。

“大哥,药。”

明楼放下手,看一眼阿诚掌心里的药片,视线上移,落进阿诚的眼睛里。

那里面的痛惜都要溢出来了。

明楼忽然笑了。

“不吃。”

“大哥?”阿诚疑惑地看着他,“你头痛得很厉害吧?这药……”

“药物,是很容易让人产生依赖感的。尤其是止疼药。”明楼看着阿诚伸过来的手,“今天已经吃过一次,不能再吃了。”

阿诚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。

不想让药物控制自己,不想对药物产生依赖,所以宁可忍受疼痛的折磨。

“大哥——”阿诚哽住了,一时说不出话来。

“没事,你过来帮我揉一揉。”明楼指着自己一侧的太阳穴说道。

“好。”阿诚赶紧把药和水杯放下,站到沙发后面,双手中指压在明楼太阳穴上轻轻揉按。

明楼闭上眼,由着他按了一会。这样的按摩并不能减轻半分头痛,他的大脑里有一根神经依旧在顽固地抽搐,像是一根惩罚之鞭,带着灼人的火焰一下一下地抽打着他。

但是阿诚的指尖是温暖而有力的。此时此刻,明楼需要汲取这种温暖和力量,支撑他继续伪装下去,除了阿诚,没有人能给他。

明楼忽然说道:“用点力。”

“大哥……”

阿诚的声音里有一点鼻音,不用回头看明楼也知道他脸上是什么表情。一想到这世上毕竟还有一个人懂他,理解他,信任他,比爱惜自己生命更加爱他,明楼就觉得上天真是待自己不薄。

再不知足就要遭天谴了。

明楼抬起右手握住了阿诚的手。

“白天在办公室冲你发脾气了,是我不好。最近事情多,心里烦,没控制住,对不起。”

“大哥!”阿诚更加用力反握住明楼的手,“你别这么说……是你对自己太苛刻了……我知道你头痛得厉害,晚上也睡不好,你不用跟我道歉。你心里烦,不找我发泄还能找谁呢?”阿诚咬着嘴唇,拼命忍住就要滴下来的眼泪,“我不怕你发脾气,你愿意发脾气我甘愿接着,我只怕你全都憋在心里憋坏了。”

明楼抬起左手,在阿诚紧紧握着他的右手上轻轻拍了拍,“幸好有你。”回过头,却看到阿诚的眼睛里全是泪。“我这跟你道歉呢,你怎么倒还哭上了?”

阿诚吸了一下鼻子,放开明楼的手。

“大哥,我去给你拿睡衣。你早点休息。”

但是明楼用更快的速度再次抓住他的手。

阿诚没能挣开,泛着泪光的眼睛疑惑地望着明楼。

“大哥?”

明楼迎着那盈满泪水的清澈目光,微微一笑。

阿诚心底猛地一抽。

——这笑容是属于“毒蛇”的。

明楼挑眉看着他。

“你是想去给我拿睡衣呢,还是想看我换睡衣?嗯?”

随着最后那声“嗯?”明楼猛地用力一拉,阿诚猝不及防,上半身晃了一下,差点栽在明楼身上。幸好他训练有素反应够快,另一只胳膊及时撑住沙发靠背。

“大哥!”阿诚低头就正好和明楼的视线撞在一起。眼神相触那一瞬间阿诚就明白了他的意思。

明楼双臂一伸,正好把阿诚圈进怀里。

“过来——”

(肉要放到哪里……)

20 Sep 2015
 
评论(10)
 
热度(161)
© 深水 | Powered by LOFTER